首日

〇時,與諸友人電賀新年。摯友某君,久疏候問,乘興漫談。相訴舊年之苦,苦狀不具。渠謂其精力也,百分之九十皆用於活着,又何所作爲耶。一時無話。恰憶有石川啄木詩,而星杓所譯者,曰:

爲這點事就死去嗎?

爲這點事就活著嗎?

住了,住了,不要再回答了。

一握之砂

無謂之謂也。後相勗勵而別。

既寤,則一日祇剩一半。日人有云「新年早早」者,謂西曆新年伊始,輒如何如何云。則我是新年早早睡懶覺,遲遲不爬起也。

探親。觀《海上鋼琴師》。待望久之。影中之鋼琴師,生而見棄,親船員,家巨輪,波濤不驚,如履平地。又穎悟琴藝,深得眾慕。唯近陸則惶惑,在海而心安。有勸之上岸者。堅辭曰:「琴鍵之烏白也有涯,而街衢之輻輳也無涯。琴鍵每彈,一切了然。街衢甫入,則不審安就矣。此所以易有涯爲無涯而後殆也。」據舸焚死。嗚呼,介子之博徒矣。白詩曰:「我生本無鄉,心安是歸處。」蘇子云:「此心安處是無鄉。」得其所也歟。又西人有云場所精神者,蓋謂空間唯有附着情感,凝聚認同,富於意義,乃成爲場所。無此情誼,則頓失場所性(placenessless)。而郵傳之載具,及道路、廊下之屬,但所經由,曾非鵠的,久居焉而茫然若失。(怪核〈weirdcore〉影像同揆。)唯彼鋼琴師不然,觀其生涯,始終處焉;巨輪一艘,即伊全世界矣。又鄙鄉有連家船民,踏舟如履地,上岸則頭眩,謂之「暈陸」。可以相侔乎。

飯前先食凍酸奶一碗,綴以葡萄乾。及於夜宴,滿桌珍饈,難以下嚥。蓋胃部驟然盈縮而不適耶。

歸而讀《古今譚概》。又前日以來,坐操作失誤故,博客數據庫崩潰,今猶試救之。

推特有二人戲云:「學問控へて三日寢正月。いざ養はむ浩然の氣。」拙譯:投筆睡他三兩天,更堪培養浩然氣。援以自慰。

今日試誌二三小事,以充實內心,不致茫然。用文言則一己之趣味。又竊意讀者也,皆自今以往之活人,故遣辭之古意也盎然與否,未付熟慮;循句法之大體,不出其範疇也足矣。

次日

昨夜晏寐。晨則喧囂不已,未能補眠。頭痛欲裂。

救博客數據庫。遲寐。

第三日

晏起。今始決意,新建博客,再復收拾舊文。遲寐。

第四日

早起。晝寢。三餐。以三更眠。

第五日

晏起。一無所得。

網中有云「自毀」者,謂人之立志以來,怠惰放逸,忘志於有意無意之間。其選,則延宕失期。又有長久憂慮、每每遲刻、背信棄誼若者,皆自毀之爲也。又具療法若干。讀之則「膝蓋隱隱作痛」。(網諺云「膝中一箭」,謂所論深中肯綮,讀者深以此自況,慟哭長跪,若膝中一箭然。)

遲寐。

第六日

偕友人登福道

夜趨達明街。餐於渡雞口川菜館。所擇,日本豆腐、牛肉、蕹菜。見菜單有云螞蟻上樹者,頗奇之,遂擇。按,擇所食也,須筆書所欲,後執與媵人。腐字從广,余誤作從疒者矣。記焉備哂。

先上日本豆腐。豆腐佐以青椒,食之不辣反香。至牛肉,則辣而不淫。

「螞蟻上樹」,辣極,舌、顎悉顫麻,張口舒氣不已。蓋此菜本爲粉絲、肉末,炒以辣豆瓣醬,其肉末麗於粉絲,頗類紅蟻,故名。

所涮

乃買茶百道凍奶茶兩杯鎮辣。又竊以礦泉水相涮,食之則無味;亦恐失禮:猶食其原味。

餐後散步。自後街、吉庇巷,而達南街。萬仞宮牆前遙拜。就地下鐵道,各自歸去。

下車,見有標語,嚴子語錄也,曰:「蓋世間一切法,惟至誠大公,可以建天地不悖,俟百世不惑。」聞大夢書屋之修葺也一新,遂往焉。閱春樹《第一人稱單數》。

歸家,入浴,輒流鼻血。

是日凡行二萬五千餘步。

第七日

戲畫圖以說疼痛

晏起。自腰洎踝皆疼。燥極。友人問余如何,答之曰:「跌墮糞坑,不復出矣。」友人誨余云:「豆奶可解辣。」後日備之。

有要事坐記憶紊亂,不慎失期,幸得解決。事多且雜,務細察旃。

收拾博客舊文。

第八日

讀古之筆記數卷,漫然無馳控,若《臺海使槎錄》《臺灣生熟番紀事》《池北偶談》云。《錄》《紀事》,則余閩海之興趣。《紀事》引《偶談》語,遂又蒐求《偶談》。

按余幼時懷慕古風,言必稱漢家卓績。每披覽輿圖,摩挲疆域,心潮爲之澎湃。又感版圖不及極盛時,迭爲鯨吞蠶食,以至於今,不免慨然。時覽網帖,云有司之陰劃西部國界也,弗見邸報,民間有志較以歷年地圖集乃知,憤而告諸網絡,以聞中華兒女者。潸然不能卒睹。父誨余曰:「我中國地大物博,以尺寸之地,玉帛干戈,曾無傷筋動骨,此大國智慧也,休學島國心態。」時不解箇中曲直,豈我金甌之完缺,全在渠兩片皮耶!後聞海外猶有我唐人,從政經商,崇禮重教;乃想我漢唐盛世,敷教於重舌九譯之地,開枝散葉,壹如此也歟:方略攄愁雲。少長,興乃闌珊,蓋以海棠太大,我太渺小。庫頁島若者、噴赤河若者,無論誰領,干我底事。至唐人之過番,各有苦衷,豈翩翩然響鐸設教之謂也乎。而所居之小城,余徒活十餘歲,鄉談不解講,掌故不能答,殊深自愧也。時讀《政治少年之死》,赧顏自哂,闔卷頹然不已。嗚呼,於腳下無照顧、身邊無感情,而全投身於一種之宏大者,此不可不謂無源之水、無根之木矣。遂自字而詞,詞而後句,執問耆老,参攷辭書,以俲榕腔,若嬰兒學步然。又詢於長輩,用聞家史;查閱方志,以知掌故。潛心於本洋物事乃爾。後復以臺灣、琉球者,古通閩嶠,往來至今。其音樂有所聞,影劇有所睹,言語風俗相類;同硯有臺籍者,而余又嘗入琉球太鼓隊:凡此種種,因緣實深。此余之所關心,復縮復伸,認同洎於閩嶠,而興趣及於閩海者也。雖然,乘桴以後,以無人爲孤島,莫不攸關,乃廣所聞識,此又後話矣。

又讀今人所作之《好奇錄》,古筆記之隨感也。拾牙慧數則。

三更,友謂其自毀也綦深,延余就雲自習室,用相勉勵。自嘲云:「雖曰他力本願,一何不堪。猶欲集齊十方諸佛,輪番拯救。」余亦自毀輩,是同病相憐,欣然允之。

第九日

以頭疼晏起。就雲自習室。意初稍懶,後如獅子奮進,頗所翻譯。遲寐。

第十日

晏起。頭益疼,殊倦。一事無成。夜以薄荷精油按揉太陽穴等諸部。早眠。

第十一日

神清氣爽。翻譯。

第十二日

與友人講論文義。翻譯。

第十三日

晏起。讀書。與友人縱談至五更。

第十四日

晏起。讀書。

第十五日

晏起。食火鍋。

讀論文、百科,知朝鮮訓讀史。一說,朝鮮人先創制返點,以使文言合於直語,後又傳諸日本。唯朝人棄之,日人猶賡續,用至於今。

曩者朝人之著述漢文漢詩,亦頗豐。有《韓國漢文愛情傳奇小說》,摭愛情傳奇之部,用相紹介,頗欲一讀。

樓下稚子唸歪詩,曰:「春眠不洗腳,處處蚊子咬。」眾大笑。查歪詩有諸版本,若「拿來敵敵畏,不知死多少」云,而「夜來麻雀聲,不知輸多少」云者。

夜讀《疾病之隱喻》《文化偏至論》。

聽海朋森《成長小說》。聽衆稱之以詩人。聽其歌,詞誠有可觀處。《新都人》最佳。

第十六日

讀《疾病之隱喻》。又他論文數篇。

早寐。

第十七日

讀書。學法語。

第十八日

讀書。遲寐。

第十九日

早起。有課題以今日十一時爲期,草草撰畢。補眠。清掃書齋。

第二十日

讀書。早眠。

第廿一日

同上。

第廿二日

早起。

筆試。午前爲外語。規定四十分鐘之前入場,考試凡一小時又三十分鐘。既畢,收卷。手機攝答卷之影,復傳至某處。余失其鏈接,怦怦然膽顫心驚,徒於熒幕觸摸滑動,不知所措,後乃得其所矣。

匆匆餐畢,急就闈場。既待以四十分鐘,始試。此則專業課,凡二小時三十分鐘。忽而欲如廁,而考試尚餘半小時。既畢,傳答卷,不意某頁未傳,而某頁重複。復又攝影,以相遞送。然後俟其審覈。審覈久之,不得解放。時余之視鐘錶也,爲某時十九分;良久,復視之,猶爲十九分:嗚呼,其度秒如年乃爾。後則監考者告曰:「編號某某者,確認完畢,退室可也。辛苦矣。」然皆非余。余引頸握拳不已,蓋爲監考者所睹,終乃告曰「久等矣。編號某某者,確認完畢」云云,是我編號。「久等」之辭,蓋我慰乎。遂答謝,退室而走,一時暢然。

夜與友人食閩菜,飲奶茶,散步謔談。

第廿三日

遲起。暗記日、英語單詞。學法語。

發佈留言

評騭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